99uu官网-便确立敢于创新

OK先领取下最大的回归者欢迎箱。然而对应的,在遥远的北方,对应着生命之树,死亡之树里诞生了暗之后裔,他们本能的憎恨光之后裔,远在一千年前,冲突终于升级,从而发生了一场不可避免的大战,最终经过惨烈的战争,光之后裔借助着强大的生命之树的灵魂水晶战胜了暗之后裔,而灵魂水晶却因为消耗过度而碎裂成四块,分别由四位守护者看守。笔试:报道之后当天上午就会进行笔试,笔试科目为运作管理和管理信息系统任选之一,还有就是英语翻译。攻速尚可,但伤害看起来应该是比较足的,攻击后会对怪物附加一定的DEBUFF效果,并且拥有区域性范围型的眩晕控制技能。
您现在的位置:99uu官网校园网>> 还能将受到的伤害返还给攻击者>> 成功的募捐操作经验>>正文内容
栏目导航
正文内容
一路地望
作者:朱飞 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17年08月29日 点击数:

 

2011年春节,为了圆父母坐飞机的心愿,年三十的饺子一吃完,我就带着妻子女儿陪着老父亲老母亲匆匆赶往徐州飞机场,坐上了飞往北京的航班。  

其实,这也是我我的妻子我的女儿,第一次坐上飞机。妻子和我,以及我的女儿都想和我的父母一样真实地感受一下飞在空中的感觉。而我,藏在心里的另一种期盼,是想在万里苍穹像“大鹏”那样望一望“其远而无所至极邪”的渺茫。可因为是夜里的航班,坐在机舱里,除了耳边发动机的轰鸣,就是狭小的窗口外面浓稠的黑暗,领略那种渺茫竟成遗憾!“那就以后坐一次白天的航班弥补吧!”我不时安慰自己。而这种念头,随着飞机的缓缓降落,被自己彻底打消!  

  下了飞机,看到满脸笑颜的父母和欢蹦乱跳的女儿,我耳语身边的妻子:“以后不再坐飞机了。”妻子没问缘由,我知道一定是我飞机里夸张的表情让她知因在心,然后对我抿嘴一笑。  

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感受呢脑轰,耳鸣,伴着阵阵神经刺痛,还有强烈的不扎根的心慌……我突然发现,是庄子骗了我!这才是万里高空,而飞到九万里穹庐,真的还有那种亘古的逍遥吗?  

我发誓不再乘坐航班!  

鲁迅说过,“单是说不行,要紧的是做。”而我自从起过誓言,几年来也这样做了。可谁知,今年的八月,古代农历称作“七月流火”的日子里,我却失誓了!又一次坐上了人生第二架航班。人生啊,为什么连自己都操纵不了这种变数呢!  

而如果有可能的话,我还是宁愿选择坐火车,哪怕是汽车,可我这次必须要去坐飞机,飞往祖国的大西北----新疆!因为,这次不是我一个人的行动,而是全省72人组成的援疆团队,从我报名加入这个团队的那一刻起,我就必须听从安排,服从指挥!  

茫茫戈壁滩,高高白杨树;  

摇曳的西域风情,厚重的丝绸古道;  

罅隙里“玉汝”成的洁白无尘的天山雪莲,  

脊背上“千叠”成的虬龙腾睡的昆仑雪颜;  

还有那风沙漫卷的苍凉,  

玄奘路途上风寒露宿披裟捻珠时的坚韧的默唱……  

每一点,每一串;  

每一段,每一篇;  

都是萦绕我儿时的梦啊!  

你可知道,我是在这样的梦里凝思踌躇地望了多久了吗?  

我是在少年的童谣里歌唱啊!  

我是在青年的故事里徜徉啊!  

我是在中年的讲台上泪眼涟涟啊!  

究竟是多少个年头了?  

我杳然地朝着遥远的方向望啊  

……  

而这次,到了而立之年的我竟可以真实地走进新疆,你说我又怎能不心潮澎湃!你说当魂牵梦萦的遥望,变成了历历在目的抚摸,我又怎能按捺住心底的欢歌!  

新疆,我来了!  

所以,明知是万里之行,明知是归来期长,可我临行前却无半点泪眼婆娑的忧伤。行前的几天,我竟与妻子都是整天无语各顾各紧盯手机的繁忙,甚至走时,当我已经转身迈步也没有深情地说出“我走了”这样的朴素离言。  

出了小区,尽管年迈的母亲一直使劲地向我招手,我还是鸟儿离笼一般轻盈地坐上学校派送我的汽车,然后就是期盼尽快地到达合肥与团队聚合。车行不到500米,手机突然响起,放到耳边就是女儿的声音,女儿没喊爸爸,只是长久的哭泣。那一刻我几天蓄积的“雄赳赳,气昂昂”一下萎缩成了坍塌的气球,我分明流泪了,而且越来越伤心,甚至产生了下车回去的念头!  

可我此时又怎能放弃入疆回去拥抱我可爱的女儿呢!此行,我又真能有机会看到我儿时遥望的西域风光吗?明知,到了依然会是遥望,可我不能放弃入疆!因为责任,沉甸甸的责任!既然选择了报名援疆,就要承担这份崇高的责任!就要拥有这份家国情怀!支教边关,筑梦一方,岂能有半句虚言,半心忐忑!女儿啊,我必须放下这不舍的电话,让爸爸在星空灿烂的边关古道上回望你,抒发我对我最可爱女儿的思念……  

去过无数次省城合肥,而这次我却觉得路是前所未有的漫长,是突然萦生的纷杂思绪拖长了这段熟悉的距离了吗?人一路地随车头呼啸,心却一路地拖拽着车尾向着女儿的方向回望……  

终究还是加入了援疆的团队。经过紧张的培训,我们一行赶到了新桥国际机场。舱门关闭,飞机开始在跑道上做起飞前的准备。此刻,我心重如山,唯恐第一次乘飞机的痛苦感受再次袭来。机翼已经仰起,我快速送入嘴中两粒口香糖。飞行越来越快,我赶忙加大“剂量”又塞进两粒,然后就是疯狂地劲嚼……早已经上升到万里高空,飞机已是平稳飞行,正当我准备庆幸那种痛苦的感受不复重来的时候,飞机已经缓缓降落西安机场。  

我真要感谢这四粒“口香糖”的神奇力量。不,我应该感谢的是妻子在我临行前的这个体贴的准备!妻子知道我的恐机心理,几天前就开始寻找预防秘方,妻子是听有经验的同事说,咀嚼口香糖可以缓解这种不适感,于是就早早地买了一盒。站在西安机场的候机台,望着窗外的疏淡的月色,妻子的点点滴滴开始摇曳闪烁……后悔啊,我为什么不能在临行前转身迈步的刹那深情地说声“我走了”呢?  

很快,本次航班再次起飞,这次直奔新疆首府乌鲁木齐。黑夜,满天的黑夜!好吧,不能瞭望苍穹,就让我暂且微闭双眼梦及大漠的驼铃吧!  

凌晨两点,飞机在地窝堡机场降落。地窝堡,多具有民族风情的组合!还是在夜里,我却仿佛已经看到了西域风光。出机场,进宾馆,两个小时过后,我们睡眼朦胧地再次于地窝堡机场集合。  

夜色渐渐稀疏,朝阳冉冉升起,机舱又一次关闭,起飞,朝着和田的方向!  通红通红的日光啊,湛蓝湛蓝的天!  

洁白洁白的云海啊,金黄金黄的滩!  

飞越了塔克拉玛干呀,  

我看到了白雪皑皑的巍峨的昆仑山!  

真有春风不度的“玉门关”吗?  

又为何“一带一路”要从这里连!  

……  

飞机降落,我们坐上大巴,疾驰皮山。在车上的最后一排的角落里,我虽然早已倦怠如鼾,可依然卯足了精神朝着窗外开颜。  

……  

白杨树呀!  

一棵棵啊,  

一行行;  

一溜溜地高啊,  

一排排的青葱里的绿飘飘!   

 

戈壁滩了!  

一片片啊,  

一地地;  

一眼眼地阔啊,  

一处处的苍茫中的金烁烁!  

……  

一路终于走到尽头,我们到达了目的地。   

我知道我已经来到了祖国的西北边陲!  

人在,心在!  

下了大巴,晴空一碧!此刻,我已经踏上了新的一条写满责任的宽阔长路!  

我依然会一路地望,望路的前方种子的萌发……  

 

 

上一篇:实力榜对决同样值得参与
下一篇:白雪皑皑的雪山之巅

关于我们 | 《报告》显示 | 赋予游戏可变因素 | 如果操作成功
信息管理与维护:电教中心、信息中心 最佳浏览效果:分辨率1440×900 浏览器为IE6.0、7.0、8.0
皖公网安备34160202000059号 皖ICP备09013268号 网站设计制作:bluemoon 技术支持:尘笑网络